當前位置:首頁 > 玄幻魔法 > 不良教授之歡樂生活

(47)巧遇劉盈盈

    47巧遇劉盈盈

    新學期剛剛開始,各種應酬也就比較多了,有時候一個星期有五六天晚餐都是在酒店賓館里度過的,一個星期五的下午,信息學員老王王書記請在仙林校區的幾個單位頭頭們吃飯,好像形成了一個不成文的規定,每年在仙林的幾個學院互相請客,當然都是公款,今年加上了我這個藥物中心的人。本來還要算上琳琳的,但是琳琳現在變得越來越乖了,一般很少參加大型社交活動,看來這個大姐的位置她是要一直保留著了。

    這些人請客,當然都會上上檔次的地方,天府園酒樓可是附近最高檔的飯店了,整個一塊全是燈紅酒綠的產業,歌舞廳、桑拿廳、棋牌廳、假日酒店一應俱全,這也是男人們樂此不疲的地方,當然對于我這種男人是沒有太大的吸引力,所以我來得還是很少,除非別人請我或者我請別人。

    老王請我們一行九人吃飯,喝的真不少,陸續就有人離去,至于去干什么大家當然心照不宣,因為幾個都進了假日酒店,這些四五十歲的男人已經不欣賞上舞廳的方式了,上假日酒店更加直接一點。

    老王是主人,我又沒有上假日酒店的打算,所以他也只能陪著我,酒席結束后,老王陪著我出了飯店,對面不遠處就是歌舞廳,歌舞廳當然是附近燈光打的最明亮的地方,所以來的人即使不進去,也會打量上幾眼。

    啊!一個熟悉的身影印入我的眼簾,高高的苗條的身材,穿著套裙,我還只見過一次的套裙,在迎新晚會上見過一次的套裙,難道是她?無論從身高、身材、背影,還是穿著的套裙,我都認為可能是她,劉盈盈!

    但是,心里讓我不得不否定自己的眼睛,劉盈盈是那么清純的姑娘,今年才來上學,能力又強,不會出沒于這種地方的,但是目送這那個背影進入歌舞廳,我的好奇心不得不越來越高昂了。

    我看著那個背影很久,老王當然也注意到了我的變化,不過他只是認為我想上歌舞廳去“玩玩”:“劉老師,看來畢竟你還是年輕啊,原來你還是喜歡這些年輕人的地方,去吧去吧。”

    我也知道老王對假日酒店很是向往,只是由于我沒有提出離開,他不好意思主人先走:“王書記,你自己想上假日酒店吧,不用陪我了,我到歌舞廳玩玩,你請便吧!”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,各得其所,各得其所!”說著,老王就笑瞇瞇的離開了,徑直想假日酒店走去。由于這里離學校不是太遠,假日酒店里出臺的基本是學校的學生,這讓這些所謂人師的家伙更加興奮,他們給上這里的假日酒店取了一個響亮的名字:希望工程!簡直是對國家助學希望工程的玷污。

    老王走了,我就不自覺的往歌舞廳走去,好奇心讓我必須弄明白那個身影到底是不是劉盈盈,就憑迎新晚會上,劉盈盈對我的那個眼神,不管有沒有任何涵義,加入真是劉盈盈,說不定我還能挽救她,到這里歌舞廳的女孩女人都是墮落的表現。

    這里的歌舞廳其實就是一個色情場所,只不過掩藏的比較秘密而已,外面是稍微正規一點的跳舞,那是一對對一起來的年輕男人的天地,象我這樣只有一個人來的,馬上就有人過來,引導著進入里面的另一副天地,那里的男女已經不像外面那樣輕輕摟抱著跳舞了,完全是淫亂的場面,很多女的裙子被高高拉起,有的上衣被脫到腰上,男人們的手就在上下撫摸著,甚至伸進胸罩和內褲里摩擦著,胸罩上緣或者內褲腰帶部位,往往插了幾張百元的鈔票,這當然就是淫資了。

    更有甚者,這些女的都很年輕,很多看起來就知道是學生,偶爾還有一個個男人領著一個女生往樓上走去,上面應當就是包間了,到上面會發生什么可想而知,這就是完全赤裸裸的賣淫,淫窩!

    我沒有辦法管那么多,我想找劉盈盈的身影,整個舞廳很大,而且旁邊緊連著的是一個個小舞廳,我在大廳和小舞廳中來回的尋找,舞廳中如打手一般的人員也注意上了我,他們看到我沒有找小姐,當然認為我可能有問題,雖然他們已經買通了管理部門,但是如果是一些不甘死心的記者什么的,就要靠這些打手一般的人員來處理,好在他們并沒有發現我帶什么攝影的材料,也就只是緊緊的盯著,而沒有出面干涉。

    在一個小舞廳的角落里,我發現了那個身影,劉盈盈的身影,我不敢確定,因為舞廳的光線太暗了,我慢慢的靠近,那個女孩正在跟一個肥胖的男人劃拳喝酒,我接著微弱的燈光終于看到了女孩的臉——劉盈盈,劉盈盈,劉盈盈!

    果然是她,我很后悔確認了這件事,我就傻瓜一樣站在那里,看著劉盈盈和肥胖繼續劃拳,由于我處于劉盈盈后背的位置,她并沒有發現我,但是肥胖發現了,他看到我一直盯著劉盈盈的后腦勺,就感到有些不對勁。

    肥胖停止了劃拳,站立起來:“小子,你看著我的小妹妹干什么?

    是不是皮癢啊?”

    這個時候,劉盈盈才發現了什么似的突然轉過頭來:“劉老師!”說完,嘴巴就張的大大的,不知道是喝酒的緣故還是因為被我發現了的緣故,她雙臉通紅,一時說不出話來!

    那些巡視的人員也發現了這邊出了問題,因為

    《 羽蛇  》全文閱讀

    兩個男人對持著,就有人走了過來:“怎么回
Back to Top
pc蛋蛋幸运28 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