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 > 玄幻魔法 > 美少婦的哀羞

(三十五)

    **過后的小依,虛脫的伏在朱委員兩腿間,玉體還在激動的起伏,朱委員

    像在獎勵寵物似的輕撫她柔亮的秀發,等著讓她自己慢慢平復過來,剛好在場目

    睹的男人們也需要一點時間來讓心臟稍作休息。

    幾分鐘過后,小依已不再那么激動。

    “休息夠了嗎?該起來工作了。”朱委員抬起她的臉蛋。

    “饒了我……我沒力氣了……”小依閉著眼一副軟綿綿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別撒嬌!好好幫朱委員含含**。”沈總用力在她白嫩的屁股上擰一把!

    “呀!”小依痛得眉頭緊揪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你別這樣弄她!我會心疼的……嘿嘿嘿……”朱委員無恥的裂開牙齒笑著

    說,周圍的男人們心里不禁又恨又羨妒。

    在他們的逼迫下,小依不得不把手伸向朱委員隆起的褲襠,但就在握到硬物

    的剎那,她卻又忍不住“啊!”輕喊一聲!手像被咬到似的立刻又縮回去,原來

    朱委員的**在強精藥的效力下變得**不說,隔著褲子竟然感到像團火在燒

    似的灼手!

    “不……要是讓這條怪物進到我的身體……那真的會被他活活弄死……”小

    依心里感到無比的害怕!

    “怎樣?很利害吧?我的家伙是有秘方增強能力的,不但又強又壯、溫度還

    比一般勃起**高出許多,嘿嘿……你是我第一位臨床實驗的美女,等會兒要辛

    苦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!……我不行……”小依嚇得臉色發白,光是隔著一層褲子就會燙手,

    讓它插到**里面還得了,更可怕的是她還是最倒楣的第一號試用品!

    “少廢話……不行也得行,你不要忘記我說過的話!”沈總低沉的聲音又在

    她耳畔響起,小依知道逃不掉了,只好發抖的伸出手,再一次圍握住那條裹在內

    褲里的熱棒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燙……”她微揪著眉發抖的輕喊、美眸中盡是恐懼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握緊一點!你不是很想要嗎?”朱委員得意的對她大喊!

    “是啊!是阿!這小淫婦就是這樣,喜歡偷吃又裝矜持,不過我們都喜歡這

    味兒……嘿嘿……”沈總也淫笑著附和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小依實在對內褲下那根淫棒充滿恐懼,一直用哀求的眼神看著他

    們。

    “新郎叫你抓緊一點,你不會聽是嗎!”沈總的老板王董也來插一腳,他粗

    魯的抓著小依的頭發,將她的腦袋搖來搖去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小依被他們逼的沒有辦法,只好咬著唇、纖手抓緊那根熱騰騰的

    硬棒,一握實之下更恐慌了,燙手不打緊,上面還有許多根筷子粗細的血管蜿蜒

    盤纏,啵啵的跳著,柔軟的手心甚至感受得到血液在里面奔流!

    “好好的舔一舔吧!你說過我的**味道最好不是嗎?”朱委員邊說邊用腳

    趾揉她的**!

    “嫂子……你不會真的……喜歡這樣吧?”小陳再也忍不住了,他想如果小

    依很需要,至少也要找像他這種年輕英俊的男人。他本來就很哈小依,不過她是

    同事的妻子,當然只是想想而已,但今天發現小依的另一面,不禁醋火中燒,想

    說以前他和小依也見過好多次面,有一次還是他去找玉彬玉彬不在,小依請他進

    去坐一下午,結果什么事也沒發生!

    “說啊!人家在問你是不是喜歡幫朱委員服務?”沈總逼著小依回答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我喜歡……”她違背著心意回答,一邊已吐出嫩舌、隔著內褲舔起

    朱委員的**。

    “聽到沒!她說喜歡呢!等一下她會主動把朱委員的**套進自己的洞里,

    還會上上下下的動哦!是不是啊?”沈總問著小依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是……”小依邊流淚邊幫朱委員服務,口水和淚水浸濕了布料,裹

    在里面的**隱隱若現,**的形狀已黏在濕布上完全拓出來。

    “可以含進去了……”朱委員壓著她的頭,小依只好張開嘴慢慢的吞進還裹

    著布的**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只見她痛苦的掙扎一下,那根**真得很燙,縱然裹著一層布,

    進到口中還是感到燙嘴,而且大得快把嘴給撐裂了!

    “真不錯……她的舌頭還在里面動呢!……ㄠ……”朱委員陶醉的叫著。有

    些男人已心癢到握緊拳頭喘大氣,尤其以玉彬公司那些同事最不甘心,想到這種

    好貨色以前竟不知道!

    隔著內褲舔當然無法滿足他,半晌,他捧起小依的臉!

    “看你這么賣力,我就賞你直接吃我的**,幫我脫褲子吧!”

    小依紅著眼、無奈的幫朱委員從他肥肚上拉下內褲。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連周圍的男人都不禁倒抽一口冷氣,那根矗立在肥滋下體的巨物

    根本不像人類的家伙,整條火紅的肉柱上爬滿粗大的綠筋,**也是紅中透黑的

    可怕色澤!這全都是拜強精藥的威力所賜!

    “喜不喜歡……喜歡的話就用臉蛋疼疼它再吞進去……”

    小依看了簡直想哭出聲來,嘴唇一直在輕哆。

    “快說喜歡啊……不然,朱委員怎么滿足你呢?……”沈總揉著她光滑的發

    絲,語氣顯得很溫柔,全場只有小依聽得出他話里的脅迫性。

    “喜……喜歡……”小依發抖的把臉靠過去磨擦肉柱,火燒般的觸感灼痛了

    嫩頰,小依仍得忍著裝作很陶醉的樣子。朱委員用腳趾將她一邊**上的蝴蝶結

    拆下,然后夾著嬌嫩的**輕輕的擰轉。

    “很好……用舌頭舔一舔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小依被他輕薄的有點喘,開始吐出整片舌面上下舔起**!

    “真舒服……小沈說的沒錯……口技真不錯……還是結過婚的少婦好……”

    朱委員肥腫的身軀在沙發上扭動。

    小依知道抵抗愈久,不過讓自己受到更多羞辱罷了,于是舔了幾口就順勢張

    開嘴,努力的吞下那根熱騰騰的肉腸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好舒服……好滑好嫩的小嘴……”朱委員忍不住呻吟出來。周圍的

    男人瞪大眼珠猛吞口水,小依心想趕快用嘴把精吸出,或許可逃過被操之苦,于

    是一手握緊怒棒,開始加快速度上下套吮起來,小嘴還吸出“啾啾啁啁”的淫糜

    聲音。

    “ㄠ……真爽……這小蹄子發浪了……哦……吸得好用力……啊……”朱委

    員暢快的亂叫,小依一頭秀發隨著**的激烈動作不斷甩晃!

    “天啊……她真是夠浪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給她吸一下……不……可能用手握一下……說不定就會噴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能跟她來一次!要我一個月不碰女人我都愿意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可憐……她嘴那么小,怎么吞得下那根怪物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男人們看得渾身燥熱,有好幾個人不約而同都在松領結。

    “哦!……哦!……”朱委員似乎爽到了極點,一粒豬頭靠在沙發上不斷搖

    晃,還發出惡心的號叫,滿身肥油也興奮得直顫抖!

    可憐的小依不知道朱委員喝了強精藥后,就算讓她吮一個鐘頭也不會丟,還

    拼著最后的力氣努力的工作,頭上上下下動到都開始暈了,朱委員因為太興奮,

    腳趾還用力的夾住她的**,痛得她一直流淚。

    終于她沒力氣再作下去,吐出被她吮得濕濕亮亮的大怒棒,喘哼哼的頹然坐

    倒在地上!

    “插我吧……我沒力氣了……”她放棄了讓朱委員泄精的最后希望,認命的

    等著被操。

    “你說什么?是你自己要把**裝進去才對吧?而且你也還沒求朱委員給你

    啊!”沈總在旁邊敲著邊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對不起……求求朱委員……”小依只想趕快被蹂躪完能解脫,因此

    即使心里又羞又恨,還是強忍著依他們的指示來做。

    “不要叫什么朱委員,就像以前我們玩插插時那樣,叫我‘好老公’就可以

    了。”朱委員無恥的抬起她羞泣的俏臉說道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老公……求求你……給小依……**……”小依說完這話簡直想

    昏過去,玉彬的同事和周圍的男人們也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!

    “真是太賤了!”

    “要是玉彬在,一定早就氣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這么多人面前脫光光和男人亂搞已經不能原諒……竟然還老公、老公的

    亂叫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沒吃到的男人都忿忿的罵著!

    “大家安靜一下!這個小淫婦平常和我們玩3p或5p的時候叫得更大膽,
pc蛋蛋幸运28 预测